漾新聞|巴西人千里尋親到高雄尋找失散40年親人 教育局幫他做了這件事

日期:2023-12-07 10:49:43

【漾新聞記者陳雯萍/高雄報導】高雄市教育局日前(11/22)來了一位外國人,他是隻身來台灣,並輾轉來到鳳山行政中心,因為剛開始言語不通,感覺有點「冒失」,但經教育局主任秘書室秘書的協助,才知道他是從巴西,千里來尋親!

圖/余日森出示官方所給他的資料證明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這位外國人其實有著中文名字叫「余日森」,是中巴混血,今年已經48歲,從事貿易工作的他,最近要到大陸出差,於是趁出差行程之前,他先到了香港,再到台灣,為了是尋找他失散40年的母親。

「余日森」的爸爸是西巴人,中文名字叫「余達聰」,年輕時到香港,與香港華僑吳貴榕結婚,並在吳貴榕28歲時,生下「余日森」。但結婚後,就在他6歲的時候,父母離異,在10歲時,他也跟著爸爸到巴西老家定居。

圖/余日森出示小時候與媽媽及弟弟的合影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他說,從此以後,他就沒有再見過母親,也不知道,為什麼父母要離婚,甚至,母親現在住在哪裡?「因為父親從不告訴他」。

但僅管如此,想念母親這件事情還是一直糾結在他心中,因為怕父親生氣,也從不敢多問。直到30多年前,姑姑來拜訪他們,他才私下問起了姑姑,當時姑姑告訴他,媽媽是香港華僑,住在香港,離婚後,跟台灣人結婚,目前住在高雄。

圖/余日森千里尋親,輾轉來到市府鳳山行政中心,又突然來到教育局,由教育局主任秘書室秘書貼心的帶到記者室找到記者一同協助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「余日森」說,小時候曾經跟爸媽來過台灣三次,但是印象很模糊,直到去年父親過逝,他想,應該開始尋找母親。所以,就在11月中,利用到大陸出差的時間,提前行動,開始了千里尋親。

他說,先到香港找人,香港的生死註冊處給了他一份註冊章的文件,上面寫著父母與他的中文名字。但卻說人不在香港。於是他從警方、海關、網路詢問,顯示媽媽在與爸爸離婚後,曾嫁到高雄,後來又搬到靠近台北的地方(他沒有辦法清楚說明),最後又搬回到高雄。

於是他一路尋問,最後竟然走到了鳳山行政中心,而在鳳山行政中心,他也是一路問著,就這樣突然於下午3點多,來到了位在三樓的教育局。說是要找媒體幫忙報導。

教育局主任秘書室秘書很貼心的帶著「余日森」來到記者室,於是開始了這一段先是不著邊際的訪問,後來才弄清楚,他不是來自美國,而是巴西;他從小並沒有住過台灣,這次是來台灣尋親;然後他不知道他的母親是否還活著;只知道她曾經住過高雄。

他說,他先到香港,已經來台灣4天找人,一直求助無門,才想要找記者。並說,過兩天(11/24)就要離開台灣到大陸出差。

於是秘書與本報記者很耐心的與他溝通採訪,弄清楚一切之後,大家很擔心,43年次出生,現年已經68歲的媽媽是否還健在。於是記者試著問他,如果媽媽已經走了,「你是否能接受?」

聽到這樣的假設,他毫無猷豫的說,「我不在乎,我可以接受,我做好心裡準備了。」

就在不斷的溝通中,大家突然想到,「余日森」一來就講到,台灣官方給他的說法是「非現居人口」,他一直不懂什麼是「非現居人口」,我們起先也搞不清楚這個意思。後來,突然想到,是不是有什麼意涵?

最後,主秘室秘書試著打電話給提供他相關資料的海關單位,試著問「非現居人口」是什麼意思?在電話那頭,海關人員說,他母親已經在93年過逝了!但是依規定,無法直接告訴他。

就這樣,我們想著要不要告訴他,但後來試著問他的想法,「假如」、「如果」是這樣?「余日森」說,可以接受。到此,我們說出了一切,而他也欣然接受,雖然眼睛泛淚,但還是很坦然的說,ok!我可以接受,我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了!

圖/余日森表示同意聽到任何結果,最終由電話那頭的政府單位告知他母親最終的情形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余日森表示同意聽到任何結果,最終由電話那頭的政府單位告知他母親最終的情形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因為聽說,媽媽再婚後,在台灣可能還有弟妹,問他想不想見弟弟妹妹,他很欣然的說「當然,是我媽媽的孩子啊!」但這一切,因為政府人員表示,依法無法告知他母親的個資,最後,他只希望能有人看到媒體報導來通知他,「我真的很想見見我的弟弟妹妹!」

而得到最終的結果,不管結果如何,他說,今天晚上開始,他終於可以好好睡一場覺了!心情放鬆後,他也露出難得的笑容!

圖/余日森獲得結果,坦然接受一切,終於露出開心的笑容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圖/余日森很感謝這一趟的千里尋親之旅有了結果,感謝台灣的協助,也開心的與本報記者合影。(記者陳雯萍攝)

上一篇 |  下一篇

即時新聞

漾新聞Young News

聯絡我們
電子信箱:july0917@ms55.hinet.net